凤凰彩票 > 旅游摄影 >

中国摄影界女掌门邵华:第一个“模特”是

  人民网北京1月6日电 (陈苑)唯一嫡孙毛新宇将军的新著《母亲邵华》,近日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。这是一部毛新宇将军回忆其母邵华的深情大书。作者分别从母亲邵华早年的坎坷经历、母子之间及亲人之间的相处、母亲的处世风格、母亲对摄影的热爱四大部分讲述了共和国女将军邵华的一生经历。毛主席曾以父亲的名义题词:少华是个好孩子。第一红色家庭的种种颠簸过往,辛酸苦辣,平淡幸福,在书中徐徐展开。

  2002年2月,因为年龄的关系,母亲退出了军队一线日,她当选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和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主席,成为执掌中国摄影界帅印的第一位女掌门人。母亲人生的旅程又呈现出一片新天地!

  1946年年初,岸英大伯从苏联回国时带了一部照相机,但因延安物资匮乏,胶卷、相纸和显影粉、定影粉更是稀缺,所以直到进京,他都没有为爷爷留下多少珍贵镜头。

  大伯和思齐姨妈结婚后,终于设法在丰泽园家中搞了个暗房用来洗印照片,但也因整天忙于工作,那部相机也没有发挥多大作用,但相机的神秘功能和物理构造,却激起我母亲极大的好奇心。于是,大伯就教给她取景、调焦等专业知识。然而,酷爱摄影的大伯奔赴抗美援朝战场时,不知是由于时间仓促还是其他原因,把那部相机留在了丰泽园。在大伯牺牲后两年多的时间里,还被蒙在鼓里的思齐姨妈与我母亲都对摄影发生了浓厚兴趣,一有空闲,就拿出那部相机捣鼓一番,渐渐地,就摸清了照相的门路。

  母亲就是从那时起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的,而她的第一个“模特”就是我的爷爷——伟人!

  当她第一次端起相机为正在工作的爷爷拍照时,爷爷的眼神里透出了一丝惊讶甚至不安。因为那时的敌我斗争相当复杂,而中南海的一切都属于高度机密,如果任孩子们随意拍摄,相片一旦流传了出去,无疑会增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于是,爷爷给她们立下了三条规矩:这些照片不能送到外面去冲洗,不能去发表,也不能送人,若能够遵守这三条,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拍,如果做不到,就不要再拍了。

  对于这三条“戒律”,我母亲和姨妈欣然接受,因为能为伟大领袖照相,就已经让她们感到格外欣喜和幸福了。从此以后,她们就严格地履行对爷爷的承诺。不能到外面洗印,母亲就偷偷地在家里卫生间建起了“暗房”,请师傅帮忙做了洗相箱,将灯泡染上颜色,一个盆子装显影水,一个盆子装上定影水,半夜三更以如厕为由,干起了洗照片的活计。初学洗相,常常不是“显”过了头,就是“定”得不足,一个胶卷里很难找出一张像样的相片。

  母亲干什么都有一股子钻劲儿,再加上人聪明、悟性又好,没过多久她就掌握了摄影和洗印技术的要领,拍出的照片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

  爷爷还是比较乐意为我母亲当“模特”的。作为国家主席,爷爷日理万机,平时在家里就不大讲究。头发有些零乱,衬衣领子也时常露在罩衣领子外面,这的确是生活之中领袖的样子,而这样的照片确实不能公之于众。但人们从照片上可以看到,爷爷还是很自然地保持了他的英武形象。初出茅庐的母亲摄影技术还是不错的,按下快门的瞬间,领袖与子女之间的亲情永远定格。

  “文革”开始后,母亲再没有多少心思端起相机了。她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相机,还是我出生以后的事。她觉得应该给我留下一些小时候的照片,可大伯那部相机存放在姨妈那里,借来还去的多有不便,于是省吃俭用挤出钱来,买了一部上海生产的海鸥牌120相机。母亲就是用这部相机,将我童年一些珍贵的瞬间定格在了胶片上。

  再后来,因为担任了一些社会职务,母亲经常下基层搞社会调查,去外地出席各种活动,一来二去,她就将年轻时的爱好捡起来了。

  1985年10月1日,母亲应邀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的纪念活动。新疆是她难忘的地方,因此一踏上天山脚下这片故土,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。那天,为新疆解放做出突出贡献的王震、王首道、王恩茂也出席了活动,他们进入贵宾休息室时,记者们被挡在了门外。当时“三王”各自坐在一张沙发上,随身带着傻瓜相机的母亲突发奇想,在这个有纪念性的日子里,如果让“三王”坐在一起,照上一张相,必定会有特殊的意义。起初,母亲对这个想法还拿不准,后来又一想,不管成还是不成,在他们面前自己是孩子辈的,没什么可怕的。于是,她就走到王震将军跟前,说:“王叔叔,我给你们合张影吧!”王震将军笑着说:“好哇,你给我们照相当然好了!”平日他们各自都在忙着工作,聚首的机会不多,哪有照合影的机会呢。随即,王首道、王恩茂就坐到了王震的沙发上,同一张沙发上坐着新疆闻名遐迩的“三王”,母亲赶忙按下了相机快门,瞬间定格永恒。光阴荏苒,如今,王震、王首道、王恩茂都已作古,新疆“三王”的那张珍贵的合影成为“国宝”级史料。初试牛刀就取得如此佳绩,让母亲信心大增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。

  既然要从事摄影,就得拜师学习。于是,母亲开始在摄影界广交朋友,像《解放军画报》的贾明祖、海军的牟健为等摄影记者,都是我们家的常客。